小辣椒live直播

“傅衾,你特么吱一声要死啊!”时笙口水都说干了,傅衾都没吭声,顿时就怒了。

大清早就来折磨本宝宝。

傅衾步子一顿,偏头看她,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耐烦,插在裤兜的手伸到时笙面前。

时笙赶紧将早餐递到他手中。

他看了看早餐,在时笙的注视下,一脸平静的扔到地上,“不喜欢。”

时笙:“……”系统你不要拦着老子,老子要砍了他。

从来遇到性子这么恶劣的反派。

大清早的跑了半个城市去买的早餐,竟然被这么糟蹋,还从来没人这么伺候过她。

几个保镖都感觉到了杀气,赶紧上前安抚时笙,“北小姐,冷静,少爷今天心情不太好,我给您道歉,您千万别生气,冷静,要冷静。”

冷静。

冷静个屁啊!

老子今天非弄死他,为民除害不可。

清纯少女别样美

“快带少爷走啊!”

“北小姐,别冲动。”

时笙被人拦着,傅衾则被人拉着走了。

“北小姐,您别和少爷计较,少爷他……哎,少爷也不容易。”拦着时笙的保镖一脸的无奈。

“那我就容易了?”能得老子伺候都是几辈子修来的福,竟然还不珍惜。

保镖赶紧顺毛,“北小姐也不容易,但是现在也就您能让少爷吃点东西,我们就算是以死相逼少爷也不会多看一眼。”

“他想死就让他死了得了,活着干什么,浪费空气。”

保镖:“……”既然这么想少爷死,您还往少爷身边凑什么?

……

时笙被傅衾着实气得不轻,一整天都处于暴躁阶段,林茵好几次找时笙说话,都被她一个字堵得完全说不下去。

“今天课就到这里,下周要去少阳山进行户外活动,大家将东西都准备好。”老师的话音一落,教室就炸开了锅。

“又是少阳山,就没点新意吗?”

“老师,可不可以换个地方啊,我们都去了三年了,少阳山有几棵树我都知道。”

老师瞪了那个同学一眼,“少阳山有多少棵树,你说来听听,说不准,这次你就去数树。”

那个抱怨的同学不敢吭声了。

老师清了清嗓子,“你们现在是高三,是以学长的身份带高一的同学,一会儿班干部到办公室开会,好了,下课。”

时笙若有所思的看着班上的人讨论。

少阳山,又一个事故多发的场地。

【连环任务十七:让傅衾去少阳山】

时笙:“……”让他去干什么?自杀吗?

在那里杀人抛尸应该不会被发现吧?

少阳山并不是一座山,而是几座山峰连成一片的。

但是开发的只有两座山峰,后面的几座山峰都还没有被开发,而且那里有两座山形成了一条很深的沟壑,抛尸的好地点。

……

因为学校组织去少阳山,所以接下来几天的课都不多,学生也可以自由出入学校,去买需要的东西。

时笙去买东西前,还得先去搞定傅衾这个冷暴力狂。

通过保镖,时笙没费什么力就找到了傅衾。

他坐在学校的人工湖旁边,长生卧在他脚边,察觉到有人过来,喉咙里发出一声警告的低吼。

傅衾摸了摸长生的脑袋,不用看也知道是谁。

除了她,没有知道他在这里。

时笙毫不客气的坐到傅衾旁边,“下周和我去少阳山。”

“不……”

“我带你去死。”在傅衾拒绝之前,时笙先发制人。

不是想死吗?老子带你去死。

傅衾沉默了一阵,他余光一直打量着时笙。

之前他觉得这个女生很烦,老是在自己面前晃,不让她晃她还用暴力威胁,完全不像个女孩子。

但是后面几次,不管他怎么刁难,她就算很生气,也会达成目的后才离开。

他很怀疑这是简叔拿钱买通的,不然为什么简叔他们放任她在自己面晃?所以后面他更加的刁难她,想看看她到底能为了钱坚持多久,可他小看这个女生……

简叔若是知道傅衾的想法,肯定会大呼冤枉,他千防万防,但是防不住内部有叛徒啊!

“好。”

在时笙等得不耐烦的时候,傅衾开了尊口。

得到答案,时笙立即离开,她一刻钟也不想和这个人多待,她怕自己忍不住把他咔嚓了。

他身上的死气太让人想弄死他。

……

时笙其实没多少东西要买,但是林茵那个妹纸,非得拉着她去商场,美名其曰劳逸结合。

时笙那诡异的劳逸结合,林茵妹纸不敢恭维。

“这个好看吗?”

“好看。”

“这个呢?”

“好看。”

林茵泄气的将一堆衣裳扔到沙发上,“你怎么跟我爸一样,和他逛街,问他什么都好看,小辣椒live直播北枳你是个妹纸啊,能不能像个妹纸?”

时笙抬头,脸上突然露出一丝邪笑,伸手将林茵拽到自己身边,右手揽过她的肩膀,另一只挑着她的下巴,微微抬高,“你长得那么美,穿什么都好看。”

林茵愣愣的没反应。

她这是被撩了吗?

怎么忽然觉得北枳长得有那么一丝帅呢?

心跳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得好快。

林茵脸色突然爆红,从时笙怀中挣开,抱着衣服跌跌撞撞的往收银台去,“这……这些,都要了。”

结了账,林茵的脸色依旧有些红,时笙却跟没事人似的,后面林茵也放平了心态,她很少看到她这么鲜活的和人交流。

很多时候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,偶尔露出表情,要么是讽刺要么是不屑,浑身都带着刺,让人望而生畏。

自己能看到她这一面,是不是代表在她心底,已经把自己当朋友了?

“唔,还要买帐篷,小枳你有帐篷吗?我的去年弄坏了,得重新买一个。”林茵的称呼已经从北枳变成了小枳。

“没有吧。”时笙随口应了一声,目光却落下对面的店铺中。

“那我们去买吧。”林茵看了看四周,“在上面,我们从那边上去……小枳,你看什么呢?”

林茵顺着时笙的视线看过去,正好在一家运动店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。

她脸色顿时一白,仓惶的移开视线。

来啊上票票!